教学管理
首页 / 教学管理 / 名家论坛 / 正文

当代世界的民主与民主化(丛日云)

    
当代世界的民主与民主化
       ——丛日云教授                            
 
导言:世界民主化浪潮及其对我们的挑战。
 
一、民主和民主化内涵
 
    1 、熊彼特的民主定义
    在对民主的各种解释中,当代最有影响的是J.熊彼特的定义:“民主的方法是为了做出政治决定而做的制度上的安排。在这种制度下,获得决策权的人要在人民的选举中通过竞争而产生。”这个定义从程序上理解民主,强调竞争性选举是民主的实质。
    当代研究发展中国家政治问题最有影响的美国学者S.亨廷顿也服膺熊彼特的理论:“作为政府形式,民主取决于政府权力的来源、政府服务的目的、构建政府的程序。民主的核心程序是通过人民竞争性的选举来选择领导人。”民主制度是“最有权力的集体决策者通过公平正直和定期的选举产生,选举中候选人可以自由竞争,在事实上使所有的成年人有资格参加选举”。“全民选举最高决策者是民主的实质。”
 
    2 、对熊彼特民主定义的认识:
    (1)熊彼特的定义不是完善的民主定义,但它提供了最低限度的民主标准。它没有对民主作出完整地描述,但用它来衡量一种制度是否民主具有可靠性和可操作性。
    民主包括“ 民有、民治、民享”,其中民治是关键。没有民治,民有和民享都会落空。有了民治,另两者自在其中。而民治的核心是民主的程序:国家最高决策者经过普遍、自由和公正的定期选举产生。
   (2)如果完整地描述民主,还应该补充几个要素:第一,监督的维度。政府对选民负责,并接受选民的监督。这意味选民能够以合法的方式对政府的决策施加影响,有合法的手段以和平的方式更换政府及其成员。第二,直接民主的情况,即公民直接参与国家决策,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做出决定。(小规模政治实体的直接民主、大规模政治实体作为代议制民主补充的直接民主:如全民公决、电子民主等。)第三,普遍的选举权,政治参与机会的平等。(亨廷顿的定义补充了普遍选举权一点。)
 
3 、民主化概念
    (1)民主化内涵:以民主为目标的政治变革过程。
    西方学者的民主化概念主要是指由权威主义(authoritarianism,或译为“威权政治”)向民主(主要是自由主义的民主)的过渡。
(2)民主化内容:当代研究民主化问题的专家D.波特尔认为民主化过程包含四个方面的内容:“民主化是指这样一种政治变革过程,即由较少负责任的政府到较多负责任的政府;由较少竞争(或干脆没有竞争)的选举到较为自由和公正的竞争性选举;由严厉限制人权和政治权利到较好地保障这些权利;由公民社会只有微弱的(或干脆没有)自治团体到享有较充分自治和数量较多的自治团体。”
(3)西方学者民主化概念的不足。对民主化的这个理解以西方国家的民主为标准,将西方民主模式预设为政治变革的终点,这样,民主化只是非西方国家的政治现象。实际上,民主没有标准模式,民主化也没有终点。西方国家也仍然存在着民主化的任务。
 
二、当代世界的民主化浪潮
 
    1 、当代世界的民主化:从微波到巨流
    1)民主的历史传统
    (2)19世纪始,民主在西方获得普遍认同,成为惟一合法的政治形式。
    (3)从19世纪始,民主成为不可阻档的历史潮流,表现出持续的扩张力。横向上,从少量欧美国家扩张到大部直至全部西方国家,从西方国家扩张到越来越多的非西方国家;在纵向上,不断深化和创新,主要表现为公民参政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发展。
 
    2 、亨廷顿的民主化浪潮理论
    (1)民主化浪潮:亨廷顿认为,现代世界的民主化进程是通过三次民主化浪潮实现的。一次民主化浪潮意味着在特定时间里,一批国家实现了由非民主政体向民主政体的转变,同时还伴随着一批国家实行了自由化或半民主改革。但每一次民主化浪潮临近终点时,就出现反民主的回潮,一些原来实行民主的国家又摆回到非民主的道路上。继之是新一波的民主化浪潮。
(2)三次浪潮模式:
    第一次浪潮:1828—1926年,约33个国家建立民主(1928年,美国总统选举中,取消了选举资格的财产限制。实际投票率达到成年男子的百分之五十。)
    第一次回潮:1922年—1942年,约22个国家民主制度被颠覆。
    第二次浪潮:1943—1962年,约40个国家建立了民主。
    第二次回潮:1958—1975年,约22个国家民主制度被颠覆。
第三次浪潮:1974年至今。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政变(40周年了),为第三次民主化浪潮开端。按亨廷顿的统计,到1990年,有30个国家实现了向民主的过渡。而民主化浪潮又在持扩张,按D.波特尔的统计,到1995年,民主国家78个,半民主的43个,权威主义政体43个。前两类计121个。
   
    3 、第三次民主化浪潮的特点
    (1)从表现形式上看:民主化表现为三种形式:①近百个国家先后由权威主义政体转向民主或半民主政体;②一批权威主义政权采取了自由化或部分民主化的改革;③在原本实行民主的国家,实行了深化民主的改革。
(2)从影响的规模和范围上看:其规模和范围是空前的、惊人的。从地域上,遍及世界各个角落;从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类型上看,从较发达的国家到最不发达国家都有;从政治文化和政治传统类型看,没有一种政治文化类型能够成为例外;从实现民主的国家的数量上看,是前两次民主化浪潮(150年以上)的3倍。
(3)从实现过渡的形式上看:它具有和平、非暴力的特征。向民主的过渡采取了妥协、选举、非暴力的方式,以民主的方式、按民主精神创造民主。亨廷顿称:第三次浪潮付出的生命代价是相当低的,它完全是一次和平的浪潮。只有少数国家发生过大规模的暴力。(与前两次浪潮相比)
(4)从巩固程度上看:民主化浪潮十分强劲,不可逆转。民主化浪潮已持续40年,它仍在持续扩张。虽然有个别国家出现了回潮,从总体上,没有出现第三次回潮。走上民主道路的国家内部,很少出现强大的反民主运动。多数国家已经历了2—3次以上的政权交接,民主政体得到巩固。
 
三、民主化浪潮的影响
   
   1 、极大地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在今天世界上,欧洲、北美、拉美、大洋洲,都已经建立起不同类型的民主政权,成为民主的大陆;在非洲,权威主义政权成了民主化浪潮中的孤岛;在亚洲,它只剩得残破的半壁河山。民主国家有形成民主联盟的趋势,对非民主国家构成强大的政治变革的压力。
2 、当代世界,民主已经成为惟一合法的和受到国际社会尊重的政治制度。在理论上,公开的反民主理论基本消失,人们只是在争辩何为真民主,如何实现民主。在现实中,赤裸裸的反民主政治也几乎不存在,各种非民主政权也需披上民主外衣,掺上民主的配料,从民主的形式中获得其政权的合法性。或做出民主的承诺。
  
四、非西方国家民主化的相关因素
 
    1 、经济因素。
    (1)经济发展水平与民主的正相关性
李普塞特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研究结论:“国家越富裕,出现民主的可能性越大”。
博伦和杰克曼对100多个国家研究的结论也是:“经济发展水平对政治民主有重大影响,即使把一些非经济因素考虑进去,结论还是如此。”
    达尔:“在世界各国中,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以及与此相关的其它指数越大时,则产生竞争性政治体制和多元政制的概率就越大。”
    人们将一个国家的GNP水平视为解释民主的关键变量或“主导的解释变项”。(1)经济发展推动了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城市人口成为国家主体,中产阶级成长,他们是民主化的主要推动力量;(2)生活水平提高,使人们经济上有安全感、生活满足感,社会有更多的资源可供分配,社会矛盾缓和,社会信任感增强,并产生更高的政治参与要求;(3)居民中识字率和中学、大学入学率提高,受过较多教育的人更具有现代的政治态度和价值观,更具有独立性,视野更开阔,有更多的参与要求;(4)交通、通讯、大众传媒等设施发达,带来人们流动性、相互交往扩大,视野开阔,而复杂的人际关系也会产生新的行为规范的态度;(5)对外交往的扩大,使人们受到外部世界的影响。
   (2)过渡带问题
    一些研究证明,“向民主的转变主要发生在中等或中高等收入的国家”(亨71)在这个经济发展水平上,是向民主过渡的“过渡带”。一般国家在经济发展达到这个地带时,开始向民主过渡。超过这个水平,民主一般已经实现;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民主的条件一般不具备。
    过渡带是变化的。在战前是300—500美元。70年代是500—100美元(按60年代价格)。到1990年实现民主化的第三次民主化浪潮国家,其中有一半在1976年处于1000—3000美元水平上。
    福山:“人均收6000美元是个临界点,通常在这之后对权威主义的容忍度就会降低。”在经济发展的这个阶段,通常完成了工业化、城市化。
    (3)经济结构类型与民主化的关系
    一般说来,市场取向的经济(相对于计划经济),分散的经济(相对于集中控制的经济),经济资源较为平等的分配(相对于极端的贫富分化),有利于民主化。而政府、财阀如果控制经济命脉,垄断经济资源,就不利于民主化。经济生活的民主化、经济资源分配的民主化,导致政治民主化。
   
    2 、政治文化因素
    (1)每个国家有自己独特的政治文化传统。人们曾争论,源于西方的民主能否被成功地移植到非西方国家。第三次民主化浪潮证明,不同政治文化与民主的相关性不同,但所有政治文化都有可能走向民主,没有绝对的障碍。
(2)民主需要一套特定的公民政治态度、价值取向、行为模式,包括自尊、宽容、妥协、参与等。民主的基础是民主的政治人格。各种政治文化与现代民主政治人格的相容性是不同的。从三次民主化浪潮的经验分析,当代世界各种政治文化与民主正相关性的排序大体是:①日尔曼—基督教文化(含新教和天主教,其中新教优于天主教),②伊比利亚文化,③拉夫—东正教文化,④印度教文化,⑤黑非洲文化,⑥儒教文化,⑦伊斯兰文化。
(3)宗教因素
不同宗教作为一种信仰体系、生活方式和组织体系,产生不同的政治态度、价值观,政治行为方式及其与国家政权不同的关系。
    各大宗教与民主相关性的次序大体是::新教—天主教—东正教—印度教—儒教—伊斯兰教。
  (4)教育因素。民主的信仰、价值和态度的形成依赖一个国家整体教育水平。教育水平越高,越容易接受民主价值,越具有独立性格和参与意识,也能具备较强的参与能力(作出正确判断和选择的能力、表达利益和要求的能力、组织与协作能力等)。大量实证研究证明,一个国家教育普及程度(常用识字率衡量)和教育发达程度(常用中等和高等学校的入学率来衡量)是影响其民主化进程的重要因素。
  
   3 、公民社会的作用
   (1)公民社会是由社会上独立的志愿性社团组织(或非政府组织)构成的网络体系。
   (2)它对政府权力进行限制、监督和制约,政府通过它了解民意、联系民众,从而实现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
   (3)公民社会起到组织公民、表达公民利益要求的作用。公民在志愿性社团组织中,锻炼了组织能力、学会了自我管理、学会表达自己利益与了解和尊重他人利益、学会了与他人讨价还价和达成妥协、养成了参与习惯等。是公民和政治领袖的摇蓝。
    (4)发达的公民社会使社会具有自组织特征。在向民主过渡的过程中,会减少因政府权威削弱带来的社会震荡。
 
    4 、早期政治经历或基础:
(1)英美殖民地或势力范围,容易走上民主道路。
(2)有过民主经历的国家,再民主化会更容易。
   (3) 建立了相对独立的(或“中立而称职的”)文官制度,实现了军队体制的现代化。
   (4) 在社会主义国家,经历过较广泛深入的改革。在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治上的集权体制是与国家所有制和计划经济相耦合的,从经济入手的改革,瓦解了集权政治的基础,为民主政治开辟了道路,并准备了基础。
 
    5 、外部因素:
    (1)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一个突出特点是,一大批不具备民主条件或没有相应准备的国家,在“示范效应”或“滚雪球效应”的影响下,一窝蜂地涌向民主,起哄般地拥抱民主。
由于交通和通讯的发达,示范效应成为重要因素。在地理上文化上相类似的国家中,示范效应最强烈;
    (2)外部影响的主要源头
    ①欧共体为南欧和东欧提供了动力;②梵蒂冈使天主教国家(南美等)权威主义政权失去合法性;③美国推进了拉美和部分亚洲国家(韩国、菲律宾)民主化,从外部对苏东国家长期的演变;④苏联对东欧和非洲等采行苏联模式的国家撤消支持、消除压力、支持改革,并起到领头羊的示范作用。⑤联合国在冷战后将推动民主作为其目标之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对需要援助的国家施加压力,迫使其实行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改革。
 
五、新建立的民主国家存在的问题
 
    1 、民主与国家(民族)整合、社会团结问题。
    有的国家通过民主推动了国家的整合、社会团结。如南非。多数国家实行民主后,使原有的族群、阶级、宗教、地区间的矛盾更强烈地凸显出来,冲突加剧。而新产生的民主政权缺乏有效的整合能力。
    民主需要冲突但不能太多,竞争是必要的,但必须克制。将冲突限制在一定限度内。
 
    2 、民主与发展(效能)问题。
    有的国家通过民主推动了发展,有的国家的民主以牺牲发展为代价,有的国家希望通过民主得到发展却没有实现。
    达尔蒙德讲民主的另一个悖论是同意和效能的矛盾。民主需要同意,同意需要合法性,合法性需要有效率的运作,但是,效率却可能因为同意而牺性。
   
    3 、民主的各种不健康不完善形态。
(1)勉强的民主:不具备民主的内在基础的国家建立的民主。
(2)非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或极权主义的民主:虽然在制度上取消了独裁统治,使公民有广泛的参与权,但却不能充分保障公民的自由和人权。
(3)发育不全的民主。虽然基本具备民主的条件,但民主制度和民主生活还很不完善。权威主义的残余影响广泛存在。
    (4)神权民主。虽然世俗国家实行了民主,但民权被置于神权之下,宗教法律就是国家最高法律,宗教领袖具有最高权威。
   
参考文献;
 
1、   塞缪尔·亨廷顿:《第三波:20世纪后期的民主化浪潮》,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
2、   刘军宁主编:《民主与民主化》(译文集),商务印书馆,1999年。
3、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编:《民主的再思考》(译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
4、   罗伯特·达尔:《多头政体——参与和反对》,商务印书馆,2003年。
5、   丛日云:《当代世界的民主化浪潮》,天津人民出版社,1999年。
     
    

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58908380 58908401
传真:010-58908206
邮箱:mpa@cupl.edu.cn

中国政法大学MPA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