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管理
首页 / 教学管理 / 名家论坛 / 正文

市场经济的法律解释(李曙光)

        
市场经济的法律解释    
——李曙光教授
一、  如何看待中国社会的转型
1、中国社会的转型过程实际上是一个政府转型的过程。中国政府转型中面临的一个很大问题是如何从管制型政府转到服务型政府。传统的政治经济学中政府充当的角色——守夜人、经济警察、慈善家。
2、中国社会转型的过程是一个制度变迁的过程或者是法律转型的过程。制度变迁是对传统的规则、传统的制度的突破和变化甚至是革命。这个过程分为三段:第一阶段是人治时期;第二阶段是政策自治时期,是从人治阶段到政策自治过渡的阶段(1994年到2004年)政策自治的好处是灵活性比较强。政策自治的突出特点是将政策变为法律,所以现在中国的“政策法”很多,可操作性、可诉讼性都不强;第三阶段是从政策自治到法律自治的转型阶段(从2004年以后)。近几年制定的法律都越来越专业化,这样的法律有可操作性、有可诉讼性。
这样一个变迁过程应证了中国改革的路径依赖是立法的依赖。中国改革有一个立法的路径依赖。
3、某种程度上,中国社会转型的过程本质上是一个经济转型和利益调整、利益博弈的过程。坏的市场经济包括两种:畸形的市场经济、混乱的市场经济。中国改革开放开始后最初建立的是一种畸形的市场经济,早期建立的资本市场、证券市场是幼稚的,没有市场的因子。然后转向混乱的市场经济,原来在市场经济中占有绝对控制地位的主体开始削弱,从原来单一的市场、单一的管制转向可以互相谈判。2004年,中国开始从混乱市场经济向法制市场经济转型。
二、如何看待中国市场经济的法制?
中国市场经济的构建是在一个制度框架下进行的。市场经济实际上有四大类法律,从这四类法律就可以解读中国市场经济走到那个阶段。
第一类是有关产权的法律,这是最重要的法律。
主要是五大部法律:1、有关产权的基本法,即宪法。宪法对产权做出了最初的界定。1982年的宪法有很多内容都不要应该由宪法来规定,宪法主要是界定产权和政治权利。界定产权包括两点,一个是界定产权本身,一个是界定和产权有关的权力2、物权法。某种程度上更倾向于用财产法的概念。主要是界定和保护私有财产权。3、国有资产法。主要是界定国有资产或者是公有财产。国有资产并不是仅仅指国有企业,更不仅仅指国资委管理的151家国有企业。还包括金融资产、新闻资产(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国防资产,这些都是经营性的国有资产。还有85家国家部委也在经营着企业,而且是用行政手段管理着国有资产而不是用市场的手段。这是第一大块国有资产。第二大块是行政事业单位,包括科、教、文、卫机构等。各级行政事业单位控制着非常庞大的国有财产。10年前已经有3000亿,现在没有计算。最大的问题是对国有资产没有统计。第三大块是文物资产,如故宫、长城、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等。这些国有资产的管理很混乱。如何保护这些历史文化遗产?现在没有一个统一的产权界定。第四大块资源性资产。这些矿产管理得更为混乱。当然还包括一些无形财产权,包括政府信誉。4、土地管理法。我国的土地制度是最落后的,远远赶不上改革的步伐。个人认为,土地私有化是必然的趋势。中国目前土地的所有制就是国家所有制。土地法制的变革将会带来土地所有权制度的变革。5、税收法。税收也是涉及到公民基本的产权。我国现在只有三部税法,没有税收基本法,税阶、税种等都没有统一的标准,缺乏确定的、稳定的预期。西方国家“税收是政府的奶娘”,但在我国税收不是“政府的奶娘”,税外收费才是。政府靠这些费用来供养。
第二类是有关市场经济运行的法律。
三方面法律构成了市场经济运行。市场经济要有效运行首先要有市场主体。因此第一块法律是有关市场主体权、责、利的法律。目前有关法律非常混乱。第二块是有关交易的法律,交易环节产权界定不清对资源配置影响很大。好的交易制度会降低交易成本,坏的交易制度会增加交易成本,会增加社会对信誉的鄙视。我们中国目前有关交易的法律都是需要修改的。例如《合同法》的法律协调能力已经远远落后于目前市场经济的发展;《担保法》所设计的制度、规则存在问题;而且我国目前还缺乏一部《反欺诈法》。第三块是有关市场退出的法律。某种程度上,这是市场经济运行中最后的救济,典型的代表是《破产法》。在我国这方面的法律是最不健全的。目前《破产法》只涉及到了企业法人破产,没有个人破产、事业单位破产,甚至是政府破产。
第三类是有关政府管制的法律。
传统的政治经济学认为,市场应该是无形的手,市场从来会自动调节。但没有任何外力进入的市场是不存在的。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当中都会有其他的力量对市场进行干预,政府就是一支重要的力量。市场的干预分三种:高管制、中管制、低管制,最好的市场经济是政府低管制,最坏的市场经济是政府高管制。中国目前处在从高管制向中管制过渡的阶段。
我国,关于政府管制法律的焦点在《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反垄断法》实际上是成熟的竞争政策中最好部分的稳定化,所以应该先有一套关于管制与不管制的的竞争政策。中国《反垄断法》的重要法律精神应该是反政府的权力,反政府的行政手段,但目前我国《反垄断法》的机制设置是与这个法律精神相违背的。《反垄断法》应该有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来裁定垄断制造者和垄断受害者之间的关系。政府应该仅仅是反垄断的一方,而不是全部。反垄断的最终裁量权不能属于政府。
《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只是有关政府管制法律的一部分,还有一块重要的部分是关于宏观调控的法律。没有法制的调控只是想象中的调控,只是向老百姓“表决心”,不能仅仅依靠政策的宣誓来解决宏观调控的问题。
第四类是有关社会福利的法律,涉及政府作为一个“慈善家”如何提供社会产品。
主要包括1、有关社会救济的法律,首先要有《反贫困法》、《反就业歧视法》等等2、社会保险法。3、解决劳资关系等社会关系法律。
这类法律基本上在中国是空白。
三、  有关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法律支持
市场经济的转型与职业共同体是相关的,这个职业共同体要由专业人士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公务员组成。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职业共同体,法律就得不到普遍有效地实施。“良法”包括两个方面:制定良好的法律和有效的实施。司法系统对于中国非常重要。
中国市场经济的法律转型是执法人员和司法人员的转型,某种程度也是法学教育的转型。
(根据李曙光教授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整理人:李胜男
     

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58908380 58908401
传真:010-58908206
邮箱:mpa@cupl.edu.cn

中国政法大学MPA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